首页 »

上海嘉定的这家业余足球俱乐部,为啥就敢做“拉玛西亚”青训梦?

2019/10/10 6:23:50

上海嘉定的这家业余足球俱乐部,为啥就敢做“拉玛西亚”青训梦?

一家创建不到10年的业余足球俱乐部,频频吸引国家体育总局和中国足协的领导前来调研,他们有什么样的“秘密武器”?这家诞生在上海远郊的业余足球俱乐部,为何能得到中超球队上海上港的青睐,将其纳入上港的青训基地?这家年轻的业余足球俱乐部,如何有底气提出“成为拉玛西亚那样的青训营”?带着这些疑问,记者探访了这家名声在外的小球会——上海嘉定搏击长空足球俱乐部。

 

 

回首源起,俱乐部总经理王洪亮形容是“机缘巧合”:“我们俱乐部投资人陆建军爱足球,爱踢球,曾和公安系统的一支业余球队一起参与嘉定的业余联赛。他基于自己的喜爱,对足球运动的魅力,以及所秉持的全民足球理念,于2009年投资成立了嘉定搏击长空俱乐部。”除了“当家人”的喜爱,王洪亮认为嘉定本身良好的足球氛围更是难得的土壤,“爱踢球的人多,有完善的业余联赛赛制,有个带头人,俱乐部的成立也就水到渠成了”。

 

 

虽然是业余球队,但是通过引入前职业球员以及俱乐部自身的建设,俱乐部的成绩进步飞速。2012年和2013年,球队连续两年夺得上海业余足球最高级别赛事——“陈毅杯”的冠军,连续四年获得征战足协杯的资格,并在足协杯的比赛中击败过中甲球队。

 

不过,陆建军非常清楚,俱乐部要想有长期的良性经营和发展,答案非常坚定——青训。从2013年起,俱乐部开始打造自己的青训体系,目前俱乐部已经与嘉定区16所中小学签署合作协议,包括1所中学和15所小学。

 

图说:4月15日,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赵勇前往上港青训基地之一的嘉定博击俱乐部调研。

 

对于青训工作,俱乐部当做头等大事来抓,不仅舍得投入,更全程严格监督。“我们聘请了西班牙巴伦西亚U19青训总监斯蒂芬担任男子部青训总监,并配有中方组教练,前国家女足主力刘玉萍担任女子部青训总监。”王洪亮说。俱乐部目前拥有专业教练员70多名。

 

有了高水平的教练,还要有高标准的训练。对教练团队的业务要求,突出一个“严”字。“我们采取末位淘汰制,青训主管每隔一段时期就去各支队伍挑人,如果某个教练带的队伍老是选不上人才,那就面临淘汰。”陆建军说,“此外教练带队的风格必须和我们俱乐部的要求一致,我们走的是拉玛西亚的风格,如果你能力达不到,那也不能留下。”

 

 

更为难得的是,俱乐部针对教练团队还有专门的“纪检小组”,教练在训练中衣着不合适,有抽烟、打骂小球员的现象,这些都会被处罚;收礼收钱更是红线,如果发现一律开除。

 

对教练严格要求,对青训队员的选拔,俱乐部同样有自己的标准和理解。“首先不是我们要你来踢,而是你自己真正喜欢足球;其次要看你适不适合踢球,看看你有没有天赋,我们有一系列专业的测试和训练;最后,还要和家长、学校沟通好,要能够坚持。”王洪亮说。

 

有好的理念,有好的教练,更有好的执行力,这样足球俱乐部即便小、即便年轻也会受到大牌俱乐部的关注。2016年2月,上港俱乐部正式将这家俱乐部纳入青训U系列体系。目前,嘉定搏击长空俱乐部在训人数近两千人,其中注册运动员404人。

 

“我们花大力气搞青训,是希望按照足球的规律踏踏实实走好每一步,至于能不能出好的成绩和优秀的球员,这个不是说马上就有、一定会有。但我们坚信,踏实做好每一天的工作,我们一定会收获好的结果。”陆建军说,“虽然我们是一个年轻的小俱乐部,但我们有个‘拉玛西亚梦’。”

 

博击能够在足球青训事业上良性成长,和嘉定区重视推进校园足球工作密不可分。让人难以想象的是,多年前,拥有100多万人口的嘉定还是一片“足球荒漠”,这里几乎没有任何小孩接受过专业足球训练,甚至踢球的小孩都很少。

 

 

嘉定博击俱乐部青训总监、罗马尼亚人斯特凡还清晰地记得,他刚来嘉定的时候观摩一场比赛,场地里甚至连球门也没有,只在场地两边各插了两根杆子。而且所有年龄的小孩子都混在一起,这简直超出了这位西班牙瓦伦西亚U19青训总监的想象。更要命的是,这里还缺少专业的足球教练。

 

博击俱乐部加入到嘉定区校园足球推广工作后,得到了各级领导的关心与支持,中国足协副主席李毓毅、嘉定区委、区人大、区政府、区政协领导先后来到俱乐部视察并调研青少年校园足球工作,到基层学校实地观摩训练,了解校园足球推进情况。区教育局、区体育局在政策上予以大力支持,着力解决俱乐部在工作中遇到的问题,对足球项目的布局、优秀足球运动员的集聚、训练场地的整合等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确保了青少年校园足球推广工作的顺利进行并取得成效。“驽马十驾,功在不舍”,各方的支持,让博击可以沉下心来打造青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