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崇明·讲述 | “00后”学生郁施林:“生态”已成崇明的代名词

2019/8/14 9:39:44

崇明·讲述 | “00后”学生郁施林:“生态”已成崇明的代名词

我叫郁施林,今年读高一,来自“崇德明礼”的崇明。从我有记忆开始,我就一直住在奶奶家。那是一个小村庄,村里人家不多,东面便是大片麦田。春天时,麦田是淡淡的绿色,一看便觉春风拂面;秋天时,麦田是浓浓的金色,一看就感受到丰收的喜悦。

 

湿地滩涂。陆一/摄

 

家乡很美,而且是越来越美。时下正值水稻收割的农忙季,我读小学、初中时,稻田里多的是“质朴美”,现在则多了几分“现代美”。以往每到秋收时节,稻田里硕大饱满的稻穗垂下来,辛勤劳作的阿姨伯伯们虽然满头大汗,但嘴角总有笑意。这几年,农忙时人们更省力了,先进的联合收割机、秸秆打捆机等开进了越来越多的稻田,满目金黄的稻浪,一转眼就已完成了收割、脱粒、装袋等工序,摸上去暖暖的,闻着有稻谷特有的清香。稻田里的秸秆也有专门的机器处理,变成牛羊饲料,田间地头再也闻不到焚烧秸秆的异味。

这几年,崇明乡间不少农田完成了流转,由村里统一承包给专业农户打理,以往农村地区每家每户、每年每月都要下地劳作的时光已经一去不返。我发现,原先农民爷爷、农民婆婆们往往是面孔黝黑、双手粗糙、指甲缝里也有泥土,如今他们无需再整年为了农活而劳累,脸色越来越红润了,手上的皮肤也不皲裂了,指甲也干净了。一条条干净笔直的乡间水泥路上,一个个漂亮精致的村民小广场上,每到晚饭后都会有村民散步、锻炼,这种景象,以前只能在“城里”才能看到。

“生态”二字,如今已经成了崇明的代名词。什么才叫“生态”呢?我想,农民们豆大的汗水、沾泥的布鞋、粗糙的双手,也许只是“生态”的低级版。在田里高效率忙碌的农机、晚饭后有空去跳广场舞的村民、延伸到农村最深处的水泥路、卫生中心、老年活动室,才是“生态”的高级版。生态代表希望,就像幼芽冒出,逐渐长成参天大树,我希望家乡的生态建设,也能如大树般,一年比一年“枝繁叶茂”。

 

题图说明:森林公园的春天。